这样一晃过了七八天


门一开,星送的青冥剑马上放出,正抵住血剑魔的剑光。血剑魔一见星送,马上勃然大怒,说:“臭小子,又是你,我看你这次还有没有那么幸运。”这样一说,眼角的余光还看着地下,仿佛害怕那金头大蚂蚁会无声无息地跑出来。星送看在眼里,感到一阵好笑。剑光却一点也没有放松,知道今天将会有一场恶战了,并且自己和梅七两个人怕是讨不了好去。这样一想,马上放出了那金头大蚂蚁。心想,先给你们点颜色看看。没想到那血剑魔却一点也不慌乱。看看金头大蚂蚁来到跟前,突然嘴一张,一道浓黑色的气体喷了出来。那金头大蚂蚁刚说要咬人,忽然感到一股热流。还没等它反应过来,就听见“嘶嘶”一阵声响,一股焦臭味过去,金头大蚂蚁竟然化为了灰烬。星送一看金头大蚂蚁被血剑魔用邪法烧死了,心如刀绞一般。顿时青冥剑在空中如同狂龙乱舞,血剑魔一看哈哈大笑。后面众魔头也在两边立定身形,看两道剑光相斗。血剑魔这时望空对那血剑吐一口气,血剑马上气势大长。又对青冥剑喷一口乌气,想要污了星送的剑光,却见到那剑光见乌气喷来,立时剑身射出一阵刺眼的白光。血剑魔惊呼一声:“青冥剑!”这才注意到那淡青色的一道荧荧剑光,心中暗骂自己该死,怎么早没看出这是青冥剑。往后一退,问道:“你跟道一真人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有他的青冥剑?”目光中竟然隐藏不住的惊惧神色。星送心下暗想:“不知道自己前世的师父跟这血剑魔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血剑魔会对他这么害怕呢?心下顿时有了主意。”这样一想,口中说:“我和他什么关系,不用你来问,你看这把青冥剑就知道了。他送我剑时还同我说呢,如果遇到有些邪恶之徒,剑下不要留情。”边说边打量那血剑魔的神色。血剑魔突然大怒:“我不相信!那老东西不是死了么?你是骗我的!”一边说,两人的剑光都没有放慢,只见一青一金两道光在这酒楼里厮打穿梭,格外好看。血剑魔把话说完,突然剑势一变,那血剑上一道红荧荧的光,像是鲜血晕染过的一般。原来他竟然练成了比血剑更为厉害的血光剑。青冥剑在那血光剑下越来光彩越淡,渐渐的,竟然像是风中之烛,摇摇晃晃。原本星送的青冥剑就是刚刚得到,还没有完全与自身元神合为一体。这时候血剑魔一看那青冥剑的剑光被压了下去,哈哈一阵狂笑,脸上的惊惧之色一扫而光,厉声说:“我今天就要让这把青冥剑折在我的血光剑下。”果然红色光芒更盛,青冥剑摇了几摇,像是头往下一栽,就要落下来。这时,一道红线突然出现,朝着血光剑就迎了上去。血剑魔眉头一皱:“是你!”只见梅七怒道:“是我又如何?”红线逼来更急。那边群魔一看,各种兵器也纷纷放起,一场恶战迫在眉睫,眼看就要开始。血剑魔却收起剑光,大喝一声:“走!”群魔愣了一愣,纷纷收起兵器,诧异地望向血剑魔。星送不由好奇:“七弟,血剑魔好像很害怕你啊?”梅七微微一笑:“星兄想是会错意了,我看他分明是害怕你的仙剑,所以才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吧。”星送明知道梅七所说不实,也不好意思说破。因此先说道:“七弟,我原先给你说我是一个镖师,这次是回家探亲,其实所言不实,还请贤弟见谅。”说完深深一抱拳。梅七说:“星兄不必过于拘礼,你我本是萍水相逢,彼此并不认识,星兄当然不敢对我推心置腹。”星送说:“其实小兄自幼失去双亲,后来投在月灵山折剑门下,这一次能够来到这里实在是误打误撞。”梅七一笑:“你原来是折剑门弟子啊,怪不得呢。”两人也无心再吃饭,星送洒酒一杯祭了金头大蚂蚁,两人便走出飞来楼。星送于是提议,两人去龙潭镇周围的寺庙道观看看,一来为看看风景散散心,二来也打探一下金钟寺的虚实。梅七也不置可否,点头答应了。两个人游玩了一天,并没有任何收获,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两天相处下来,星送对梅七越加喜欢,觉得两个人处处相投。这样一晃过了七八天,星送看看并没有任何关于城南金钟寺的消息,又想一想,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于事无补, 江苏快3本来想打听一些消息回去, 江苏快三好使正剑派早做准备的。这时见事情不像自己所想那么简单, 江苏快3走势图于是便想与梅七告别, 江苏快3开奖网打算早点离开龙潭镇,找路回月灵山。没想到在他要走的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奇事。星送算了算从那天偷偷出来盗仙草到现在来到这龙潭镇,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了,不知道现在月灵山上怎么样了,大师兄的伤是好了呢还是恶化了呢?这天星送和梅七又出去闲逛。无意中,星送和梅七来到了城北面的逸云观,星送来到道观,便感觉到很亲切。因为他自小随师父在道观里长大,他自己也算是一个清修之人。这天正逢龙潭镇赶场的日子,也就是说有集会。只见平时人并不很多的龙潭镇,现在却是摩肩接踵,就连平时人一向很少的道观里,也不断有人进来向道士问阴阳八卦。星送既然来到这里就不免要进去拜访一下里面的道长。这里面的道长叫做浮涯,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道,不过纵然这样,星送依然能感觉到这个道士决不是一般的道士。他的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安的东西在跳动。龙潭镇这块地方实在是藏龙卧虎,两人聊了一阵,倒是十分投机。星送几乎逛遍了这周围的寺庙道观,只有这个浮涯道给他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具体怎么样他也说不清。与浮涯老道聊了半天出来,两个人正往回走的途中,星送突然感觉被人猛地撞了一下,那人动作极快,等他惊慌地望过去时,只看到一个背影,一闪而逝。脑海里模模糊糊地觉得这背影在哪里见过。他也没有深想,觉得这只不过是个偶然的巧合罢了。夜里,与梅七聊过天分开之后,他就回房,元气运行吐纳一周天,正准备出去呢。突然见到一道细细的剑光,几乎隐没在空气中一样向他面门飞了过来。他一个激灵,赶忙一拍脑后,青冥剑就要放出。却没料到那道剑光极有灵气,到他面前突然停住,一张纸片轻轻地飘下。那剑光又往来路疾飞而去。他赶忙收回青冥剑,接起纸条。只见上面写道:“速来城南金钟寺。”后面没有落款。想了一想,反正不管如何,今晚上本也是打算一定要过去一探的。临走之前不探一番,实在是心有不甘。于是驾起剑光直往城南飞去。他本来早就有意去探金钟寺,走势图分析所以早就打听好了路途。这金钟寺前面还不见得怎么样,后面可真是一片金碧辉煌,灯火通明处,到处是乐声飘飘,哪里是一个佛寺,分明是个声色场。他刚刚在这后殿的房瓦上站定,就听到传来一阵与这欢歌艳舞不相吻合的声音。只听一个女子尖利的叫声,在后殿里回旋:“你们这些恶魔,还我父亲的命来!”接着听到一阵哈哈大笑,之后一个刺耳的声音说:“你父亲早就死了,你要想见他只好下地狱了。”那声音还没落下,就听到“哗”的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撞翻了。只听那刺耳的声音怒道:“你这个贱人,想下地狱那还不容易,佛爷一定成全你。可是,就算你要下地狱,也得先陪佛爷玩玩。师父可是把你赐给了我的。”星送听到这里,轻轻揭开一张瓦往下看,只见那后殿里此刻一个女子和一个粗壮的和尚正在里面,此刻那和尚正对女子动手动脚,那女子好像身子软了似的。想要逃跑却又没有力气。只用双手抱着一个柱子,围着那柱子,躲闪和尚的下流动作。地下是一堆破碎的瓷器,想是刚才那女子推翻了柱子后面的大花瓶。星送不由看得呆住了,那女子就是前几天晚上去刺杀他的那个女子,后来把他引到一个山凹里,险些被那些黑色的人影要了他的命。难道她竟然不是寺里的帮凶?此刻那和尚为什么对她动手动脚的?这是不是一个陷阱?正在星送这样想着的时候,和尚已经抱住了那个女子,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狂笑。那姑娘想是气晕过去了,或者是被什么药物给迷倒了,此刻一动不动地软在了和尚怀里。星送不及再想,转身从窗口向里面跃了进去,身剑合一刺向那和尚。那和尚哪里是星送的对手,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青冥剑刺穿,“砰”地倒在地上。星送一手拉起那姑娘正要往外走,就觉得一条手臂猛地一麻,好像被什么咬了一下就木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中了毒。那姑娘往外一跃,迅速逃离了他的掌握。后面一声门响,呼啦啦进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正是金钟和尚,只见那金钟和尚向星送合十一礼:“施主不请自来,不知有何贵干?难不成还要把小寺夷为平地?”他这样一说完,身后的一群弟子就爆发出一阵狂笑。只见那些人里还有那天在飞来楼上见到的铁杖道人,那道人此时突然道:“师兄还跟他说笑干嘛,趁此机会,就让小道把他杀了便了!”道士说完,一招手,铁杖便向星送打来。星送这时受了暗算,一条手臂已经麻木,那毒好像蔓延极快,不多一会儿,已经直逼大脑,脑海里这时候也感到了一片空白。看到铁杖向他打来,潜意识里一急,激发出了强烈的剑息,青冥剑这时重又跃起,抵住了铁杖道人的铁杖。无奈脑子里越来越迷糊,不知道那女子给他下了什么毒,竟然使他的先天元气一点也派不上用场。他身子晃了几晃,转眼就要倒下,青冥剑本是一柄灵剑,这时倒被铁杖道人的铁杖攻击得无处躲藏。铁杖道人看看星送已不能支撑,心下大喜。对着铁杖呼一声:“起!”那铁杖果然更如一条灵蛇一般摆动不休。再听铁杖道人叫声:“倒!”本来已经昏昏迷迷的星送这次非倒不可了,却没料到星送这时非但没有倒下,反而突然圆睁二目,对着青冥剑叫声:“起!”那青冥剑本来已经将要落地了,这时被星送这一声喝,马上又生龙活虎起来。铁杖道人本已感到奇怪,这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双手被人抓住,好像入定了一般,还没等他叫出来,星送的青冥剑一闪,已取了他的首级。那金钟和尚本以为今晚算无遗策,一定可以按照血剑魔临走时的嘱咐捉住星送,却没有料到此刻却反而使铁杖道人被杀。正在恼怒之时,未及细想,已把一道黄色剑光放出,正在这时才感觉到不对,剑光刚刚放出就感觉到被一种力量控制住了,那剑光左冲右突,却一直挣不脱那种力量的控制。口中大喝一声:“谁!有种的现出身来!”喝声刚罢,便感到脸上一疼,“啪”地一声,挨了一个大嘴巴子。脸上立时出现了一个手掌印。金钟和尚就像抓狂一样在空中把一双手横挥乱舞。后面几个还没有走的帮凶这时候也都放出了剑光利器,在空中横竖扫荡,却只听见“啪啪”一阵响,一个个脸上都挨了大嘴巴子。一个苍老的声音这时说:“你们这些王八羔子,老夫本来不屑于跟你们动手,可是你们不干人事儿,暗箭伤人。老叫花既然遇见了就要给你们一点厉害瞧瞧。今天就饶过你们,见了你们那个师父,给他说一声,就说老叫花说的,以后如果还这么不成器,老叫花还要插手破坏你们的好事。”那声音说完,用手一提星送,两个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只留下一帮魔头在那里大眼看小眼,看看彼此脸上的巴掌印,一个个欲哭无泪。星送被老叫花带到外面,那老叫花现出身来,他才看清,那叫花子正是他在盗仙草的洞里所遇到的那个,今天白天见到的背影也就是这个老叫花,怪不得当时看了觉得很熟悉。想来是老叫花当时已经发现了他,那一撞就是在提醒自己。想到这里,他俯首一礼:“谢谢前辈相救。”那老叫花嘻嘻笑道:“无须谢我,老叫花平生最看不惯的就是暗箭伤人。你就当老叫花是在救自己的儿子好了。”老叫花说罢又嘿嘿一笑,星送听了心里说:“你倒挺会占人便宜。”口中却说:“前辈见笑了,只是后辈还有一事相求。”那叫花说:“你想求的事我知道了,如果你师兄等着你来救,那还不早就完蛋了。老叫花早就帮你把乌衣草送去了,你师兄服了已经好了。我这里有颗解药你快服下吧,刚才你中了阴魔。老叫花给你传送的那点内息也只能维持一时。只不过,那个小丫头怎么懂得阴魔的用法呢?真的很奇怪。”他嘟嘟囔囔地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颗乌黑的药丸来。星送连忙拜谢大恩,又问:“敢问前辈是……”不等他说完,老叫花已说道:“别再罗嗦了,眼下魔道势力猖獗,眼看已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仙道的生死存亡全在你们这一代的身上呢,你赶快去往正剑派报信。”接着又说:“我把回月灵山的路说给你听,另外你还要去灵山派和其他几个正剑派去报信。今晚你就不要回你的住处了,现在就起程,至于你那个朋友,我会帮你给他打好招呼的。快去吧。”说着把回山的路和去灵山派的路向星送说了。

  原标题:从《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传》到《龙岭迷窟》,干过剧务、扛过轨道,如今满足于有戏拍 “小人物”姜超[微博] 能走到今天烧高香了

,,宁夏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