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上门的生意不做的道理


星送和梅七两个人正往楼下走,听见矮和尚大喝一声,星送心里一惊,却见矮和尚是在呵斥店小二。走下楼来,星送正要找家客栈来住。梅七先一笑:“星兄估计还没有地方可住吧?前面不远有家沧海客栈,小弟目前正在那里住,如果兄愿意的话,不妨也住在那里,咱们也好彼此照顾。你看可好?”星送正说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呢,梅七这样一说正合心意。于是欣然点头应允。两人共往沧海客栈走去。一路上见到不少僧人,还有几个偷偷地打量他。果然走不多远就看到一家客栈,上面门头横匾之上几个红色大字,正是“沧海客栈”。星送于是让小二开了客房,与梅七住在一层,中间隔了一间房。安顿好之后就到梅七房中闲聊。这才知道,梅七已经来到这里有半年之久了。他本是官宦之家,性喜武术,嫌在家中郁闷,就出来游山玩水,来到这里,喜欢这里的风光就留了下来。星送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如果真像梅七自己所说的那样,梅七为什么会对金钟寺里的情况那么了解呢。他也并不说穿。梅七又问到星送,星送只说自己是一个镖局的镖师,回家探亲,刚好路过此地,看此地风光极好,想要多呆几天。梅七听了淡淡一笑,想来也不相信星送的话,只是也不点破。两人一见之后,都有点惺惺相惜之感,虽说彼此心里还都有所提防,但却聊兴极浓,听听外面更鼓敲了三下,星送才回到自己房中。坐下先把吐纳功夫做了,才要睡觉,忽然听得外面有细微的声响。他自从练了《元气经》之后,感觉变得极为敏锐。此时一听就知道窗外有人,却装作并不知道,吹了灯和衣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已鼾声如潮。那窗外的人在窗纸上舔开一个小孔往里看,这时见星送已经睡熟,蹑手蹑脚轻轻进了房。星送默念出一个定身咒语,那人却并没有被定住。借着昏暗的光线,能够看到是一个容貌娇好的女子。那女子口一张,一道剑光直向星送面门劈来。星送没想到她竟然会驭剑术。只是以星送目前的修为自然不会把她的剑光放在眼里。心下一动,青冥剑迎了上去。对方显然知道厉害,愣了一愣,驾了剑光如飞往南逃去。星送将身一跃,也驾起剑光尾随在后面。行了不久那女子似乎知道星送跟了上来,正在往前行中,突然往昨一拐,剑光往正东方向飞去。不过一刻,那剑光已落在一个山凹里,星送也跟着便往山凹里落去,那女子一落下去就失去了影迹,星送站稳身形,见眼前是一座荒山,荒草没过膝盖,此时女子不知道已藏在了哪里。正犹豫的时候,突然从草丛里站起几个人向他攻来。他脑后一拍,青冥剑立刻放了出去。只见那几个人影也把大口一张,嘴里突然吐出了浓浓黑烟,那黑烟升起在空中,迅速聚集在一起,立时变成了剑光模样,与星送的剑光战在一起。青冥剑本极有灵气,此时见了那些剑光竟然绕着走,好像怕一不小心会粘上脏东西似的。那几道黑线看青冥剑并不上当,于是越聚越粗,不一会儿已如水桶般粗细,里面竟然发出了哐当哐当的声响。青冥剑这时在星送的催送下,猛地向其中一个黑柱斩去,那黑柱一被青冥剑斩到,马上便分为两截,被青冥剑斩开的部分仿佛流出了水似的汁液。青冥剑一沾到那汁液好似被蛰到了一般,上下摇摆不定,似乎希望摆脱重负。星送此时与青冥剑合为一体,立刻便感应到了,胃里翻江倒海一阵恶心。他强忍住心头的恶心感,稳了稳心神,聚起一股纯正先天元气往那剑上一喷,青冥剑好似立刻精神焕发,马上又生龙活虎起来。那些黑影似乎没有料到青冥剑会重新焕发生机,几道黑柱正向星送刺过来,没留意到青冥剑已经向他们身上刺去。只听有人闷哼一声,身上已被青冥剑刺过,但那一剑仿佛刺在了木头上,那人闷哼了一声,丝毫不受影响。黑柱依然往前推进直冲星送的面门,星送身形一提,平地升起三丈,但那黑柱速度更快,也紧跟着向星送身上刺过来。一道黑柱直刺向他的面门,他在空中把身体平躺,险险躲了过去,却没料到另一道黑柱又从另一个方位直向他的胸前刺来,这时候青冥剑在他身前一挡,与那黑柱同时向下坠去。后面紧接着便又有一道黑柱直向他面部袭来,这时候他正平躺在空中,还来不及反应,那黑柱已经接触到了他的鼻子。只闻到一股血腥恶臭直冲进大脑,头脑里立刻便昏迷了。眼看着那黑柱就要狠狠地撞到他的头部。一声锐响,一道红线从天际飞来,一把拉起星送,那青冥剑似乎深有感应,也一跃而起。那红线拉起星送没等那几道黑柱明白过来,便消失了踪影。星送闻到一股恶臭便头脑昏迷了,正在心中暗叹,忽然觉得一双小手拉住了自己下坠的身体,鼻子里便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迷迷糊糊中却一时想不到这股香味在哪里曾经闻到过,便已经昏迷了过去。朦胧中,星送看到一个妙龄女子正向他走来。那女子只披了一条轻纱,整个身体的曲线便一览无遗地展现在他的眼前。在那轻纱中,女子的乳房若隐若现, 黑龙江11选乳房上两点红晕也像是要穿破轻纱一般。那女子俯下身来趴在星送的身体上, 江苏快3星送马上感到一阵暗香, 江苏快三他要闭上眼睛, 江苏快3走势图又忍不住睁开。感到那个人有点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到底是谁。女子的乳房丰满而有弹性。带着处子的体香,它们压在星送的胸口上。星送慢慢地揭开了那层轻纱,他用嘴巴吻那两点红。女子似乎在发抖,她身上好像起了鸡皮疙瘩。她的手猛地抱住了星送的头,像是要让星送再猛烈一些。星送终于也忍不住了,他感觉自己的下体都要爆裂了。他用手去抓那两个丰满肥硕的乳。女子的樱唇微张,口中发出含混的声音。星送一把扯开了女子身上的轻纱,动作开始粗暴起来了。第二天一早,星送醒来,便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体完全无碍,好像昨夜只做了一场梦。他走到梅七的房间,梅七早就已经洗刷完毕,看到他进来,招呼道:“星兄早!”他也向梅七打个招呼。梅七便拉他一起去吃饭。他本来怀疑昨夜那个救他的人是梅七,一来,他模模糊糊中能够感到那人胸前软软的,是个女人。二来梅七好像一点都不知情的样子,也让他感到绝不是梅七。并且,他一直觉得奇怪的是自己的那个梦。梦里的人是谁?她存在吗?两个人约好依然去不远处的飞来楼喝酒。楼上不见有什么动静,与平时热闹的氛围大不一样。两个人刚要上楼,就有一个小二走过来拦住他们说:“两位爷,不好意思,今天小店已经被人包了下来,如果两位想用点什么,小店可以为您送到门上,或者麻烦您多走两步路,前面就是老字号鸳鸯楼。”这小二真是奇怪,别人都往自家酒楼里招揽生意,他却偏偏把生意往别家里介绍,星送知道今天飞来楼一定有事情要发生。他装作发怒的神色对小二说:“大爷今天兴致很好,本要在你家酒楼吃饭,你却要把大爷往外赶,这是什么道理?!搅了大爷的兴致,大爷一生气把你们酒楼给砸了!把你们老板叫来!”他刚一说完,从楼上便跑下一个人来,正是这家酒楼的老板。那老板一脸堆笑,说:“大爷,我们怎么敢搅您的兴致呢。我们是小本生意,哪有上门的生意不做的道理,无奈今天确实有特殊情况,大爷您还是去别家的好,要不到时出点什么麻烦,对您对我都不好啊!”星送眼睛一瞪,说:“我今天还就在这里吃了,看看到底有什么麻烦!”老板说:“二位爷,你们体谅体谅小人的难处吧!”星送从怀里摸出二十两银子,往老板手里一放:“我们久闻贵酒楼的名气,今日来到此地,不来贵酒楼多遗憾啊。我们吃了饭就走,您就行个方便吧。”那老板犹豫了半天,看看星送确实是铁了心了,新闻资讯他也不敢硬往外赶。只好赔笑说:“要不这样,小店在二楼有个小间,你们二位就坐那里面慢慢喝如何?”想想还是不放心,又提醒道:“不过二位爷最好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他们已经说好不许外人在场的。你们吃完就赶快离开,要不到时出了什么事,你我都承担不起!”星送问:“不知是什么事竟然让你如此害怕?”酒楼老板说:“你们吃你们的就是了,出门在外还是不要管得太多。”两个人被小二领到二楼那个小间里,星送故意点了十几道菜,把小二的眼都看直了,在一旁提醒说:“两位爷点这么多菜怕是吃不了吧?”星送说:“那你就别管了,大爷有的是钱,喏,这是赏你的。”说着掏出块碎银子扔给小二,接着问道:“小二哥,有件事不知道当问不当问?”小二被星送平白无故地赏了一锭银子正感到不好意思呢,这时一听问,马上说:“有什么当问不当问的,客官您就问吧,我知道的肯定告诉您。”星送便说:“今天不知道你们这里谁要来?怎么我看一个客人都没有啊?”那小二一顿,说:“这个,客官,我看您还是不问的好。”星送说:“有什么你就说吧,出什么事绝对不会连累到你。”那小二正后悔刚才把话说的太满了,听星送这么一说,只好在他耳边低声说:“客官您有所不知,在我们这里城南有个金钟寺,那寺里的住持金钟大师是一个神仙,有人还曾看到他会飞呢。平时金钟大师在我们这里经常修桥补路,救济穷人,人们都对他感恩戴德。不过说起来,这金钟大师就是有时太霸道了,哎呀,这不说也罢。今天就是金钟大师在我们这里请客,听说金钟大师邀请了三山五岳的神仙高人来我们这龙潭镇,里面还有他的老师呢。客官,我劝您还是早点吃完就走的好,听说那些神仙里面也有恶神,手一指就能要人的命呢。”小二说完还往四处看看,好像怕被人知道了似的,又叮嘱星送道:“客官,您知道就知道了,千万不要说我跟您提起过这件事呐。还有,二位一定要把门关好,不要出声。”星送谢了那小二,小二便退出去了。梅七坐在那里,好像早就料到了,问星送:“是不是城南金钟寺的金钟和尚请客?”星送不由好奇:“你怎么知道的?”梅七淡淡一笑:“别忘了我在这里呆了有半年了,对这里可比你熟悉,猜也能猜到,除了金钟和尚谁还能把人吓成这样呢。”她顿了顿接道:“据说有一次,一个本地的大户人家因为与城南的金钟寺发生了一点土地上的冲突,金钟和尚就对那家人说,得罪佛是要全身溃烂而死的。那家里不相信他说的话,结果第二天全家老小四十多口人全部全身溃烂而死,从那以后这里的人再也不敢得罪金钟寺。不过他也很会收买民心,经常做些慈善的事情。所以口碑并不是很坏,想来他也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刚说到这里只听见外面“嗵嗵嗵”的一阵楼梯响,从门缝里望出去,可以见到昨天在这酒楼见到的那四个奇形怪状的人:木龙、木虎、落日、细竹。只见又胖又矮的那和尚落日说:“掌柜的,我们师父和各路神仙马上就要到了,你们把酒菜赶快准备一下。还有,先给爷上些好茶,妈的,渴死了。”他声音尖细,像是一个未发育好的婴儿,这时候自称是爷,让人听了觉得好笑。不一会儿,小二赶忙把茶端了上来,嘴里说着:“上好的铁观音,爷您尝尝。”星送决定捉弄他一下,这时候看他端起茶要喝,轻轻念一声咒语。那边落日和尚正把茶往嘴里倒,茶到嘴边却突然停住了。那茶像是凝固了一样,在杯口晃来晃去却总是不往下流。落日又把茶杯口往下倾,那茶还是不流出来。落日和尚不由惊奇:“咦?奇怪!”细竹问他:“有什么好奇怪的?”落日道:“你看这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它怎么不往下流了?”细竹道:“简直瞎说,这茶怎么会不往下流呢,你又要故弄玄虚了。”他边说边端起了落日的那杯茶,举起来对着嘴就要喝下去。那茶却从杯里突然全溅了出来,洒了他一脸。细竹怒对落日道:“你干嘛推我!”说着对着落日就是一拳打了过去,落日也不甘示弱,说:“谁推你了,明明是你自己喝茶不小心还要怪别人。”边说也一拳向细竹打来。细竹又说:“明明是你,先给我说这茶不往下流,我喝的时候你又推我,这不是算计我是什么?别仗着师父宠你我就不敢动你。”星送见梅七在那里里轻轻一笑,心想,她笑起来怎么跟姑娘似的。说话间两人你来我往已打了个不亦乐乎。那边木龙木虎一看不好赶紧上来拉架。四个人推推攘攘,一时间把一个酒楼弄得一塌糊涂。正在这时,只听一人喝道:“住手!你们两个不争气的东西,还不给我住手!今天当着这么多前辈的面,你们真是丢尽了我的人!”说话间那人将手一伸,落日和细竹已同时挨了一巴掌。两个人站在那里,顿时说不出话来。只见那酒楼里不一会儿已经涌上来一大群人,其中高矮胖瘦不一而足,数一数竟有十五六个人的样子。旁边一个胖胖的老道士说:“金钟师兄不用发怒,他们小孩子争争吵吵也算正常,难不成谁还会笑话他们?”只听金钟和尚说:“铁杖道兄,你所言极是,今天咱们好好地喝上一场,不要为这些后辈的事情而感到不快。”店家早就收拾好了桌子,菜肴刚才已早做准备,不一会儿已经上了满满一桌。但是他们却都不动筷子,似乎在等谁。过了好一会儿,突然酒楼里起了一阵阴森森的风。金钟和尚领一干人等站起身来望空敬道:“恭迎师父大驾!”只见一道掺杂着血红色的金光闪过,一个奇形怪状的人当空落下,那人一落地便哈哈大笑:“各位自己坐吧,老夫不客气了。”边说边坐在正当中的尊位上。星送定睛看去,那不正是当初败在自己金头大蚂蚁下的血剑魔吗?他看看梅七,没想到梅七这时候看着血剑魔的眼睛里竟然露出一种又怒又惊的神气来。一时之间那些魔头在那里推杯换盏喝了个不亦乐乎。血剑魔大喇喇地坐在那里,那些魔头们都对他极为尊敬,一个个以师呼之。血剑魔也不客气,一番大吞大嚼之后,好像睡着了似的,垂着头坐在那里。一时间喝酒欢笑声低了下去,像是怕惊了血剑魔的睡眠。整个酒楼里静得像是落一根针都可以听到。星送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却见到那血剑魔这时抬起了头,慢吞吞地说:“这次老夫重新出面,就是想把那些所谓正剑派斩草除根!老夫卧薪尝胆这么多年,这口气一定要出,想当年他们是怎么迫害老夫的,老夫也一定要让他们用十倍的鲜血偿还!”金钟和尚接道:“师父所言极是,正剑派的那些伪君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其实我们早就想把他们铲除掉了,可是没有师父出面我们的实力实在不足为恃。这次幸有师父出面,我们的那些活死人,又很快就将炼成。只要有师父支持,这次非要让正剑派死无葬身之地。”一个瘸腿独眼的怪人接口说:“金钟师兄所言有理,我已经出面联络江湖三十二妖,他们各自占据一方,都同意在这次与正剑派的决斗中出一把力。”血剑魔这时闷哼了一声:“无缺,你做得不错,不过仅仅这样还远远不够。那些正剑派也不是吃素的。一来他们人多势众,二来很多老不死的都还活着,要想胜他们谈何容易。前几日我听说,就在不久的一段时间里,千年难遇的碧睛血龙就要出现了。谁得到了碧睛血龙才有可能获得胜利,统领天下仙道!”血剑魔的话刚一说完,那些弟子们马上摩拳擦掌,问道:“师父,那碧睛血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得到它才能号令天下?”还没等血剑魔说话,就听金钟和尚说:“各位有所不知,那碧睛血龙本是仙界圣物,人世罕逢其踪。只因每一千年天地之间会有一次阴阳交合,碧睛血龙就趁此时机来到人间吸取天地至元,以便在下一个千年里成就高位至神。只是在天地交合之期,阴阳之气外泄,是碧睛血龙最虚弱的时候,这时只要稍有法力的人都可以在一定条件下捉住它。相传喝了碧睛血龙的鲜血,修道之人可以省却五百年积修之功,经过修炼之后可以得列仙班。如果被妖类得到,那妖怪就可以永远化为人形,并且在修道升仙之时不遭雷劫。如我辈者如果能够得到碧睛血龙的一滴血,不但法力可升到至高层面,以后也可以免受天魔解体之劫啊!”金钟和尚刚一说完,那群魔头都听得呆了。这边星送也不由得被这消息惊呆了,心想:“不知道师父他们知不知道这个消息,如果不知道的话自己应该尽快地告诉他们,尽快地制止这些妖邪。”他那边正想到这里,只听“哗啦”一声,一只茶杯掉在了地上。梅七被惊得“啊”一声叫了出来。血剑魔厉喝一声:“谁?!”身形一展向这星送他们处身的小间里扑过来,同时一道血光祭炼的金色剑光直向星送和梅七刺去。请继续期待《禁魂曲》续集

  大乐透第2020036期奖号为:当期开奖号码为:前区01、05、11、12、26,后区02、07。当期前区号码大小比为1:4,三区比为4:0:1,奇偶比为3:2。后区开出偶奇组合02、07。

  体彩大乐透第2020031期奖号:01 02 05 15 21   04 05,其中前区出现3个小尾奖号:01 02 21,有2个中尾奖号:05 15,大尾奖号全部走冷。

,,内蒙古快3投注网站